新潮能源(600777.CN)

管理层与中小股东PK再起波澜!新潮能源递交诉状,控制权之争余波未平

时间:20-05-12 16:53    来源:中国经济网

面对种种“历史遗留问题”以及油价下跌带来的冲击,新潮能源(600777)的股价持续不振大概率会引来中小股东更多的反抗。与此同时,现任管理层的强硬态度,势必会让“控制权争夺”的戏码继续

《投资时报》研究员 余飞

一场中小股东和现任管理层围绕公司战略而起的控制权之争,并未随着股东大会选举结束而尘埃落定。上市公司管理层在取得股东大会的胜利之后并没有就此作罢,这番在山东新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潮能源,600777.SH)上演的夺权大戏,仍未结束。

5月8日,新潮能源公告称,针对近日傅斌等人“造谣诽谤公司”事项,已向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状、证据等材料。

公告中所提到的傅斌,之前曾以新潮能源部分股东授权代表及提名的董事候选人出现在公众视野当中。4月18日,傅斌在北京世纪金源大酒店以上述身份,召开媒体发布会并接受采访,对新潮能源现任管理层的战略发展方向提出质疑,并进行大量爆料。

在公告中,新潮能源认为傅斌的言论“包括但不限于:编造公司篡改股东提案、威胁股东、损害股东利益等言论;诽谤公司及其管理层;故意混淆曲解公司财务报表数据,诋毁公司业务前景等”,故向法院提起诉讼。

就在诉讼公告发布的两天前,新潮能源刚刚接到上交所下发的监管函,要求上市公司对“媒体报道4月30日公司股东大会存在拒绝部分股东现场参会等情形”进行说明。

上交所监管函以及新潮能源提起诉讼的公告,说明这场控制权之争并未结束。这场在新潮能源中小股东和管理层之间的控制权争夺的背后,核心是新潮能源的页岩油战略。

中小股东质疑公司管理层

新潮能源是一家以石油及天然气勘探、开采及销售为核心业务的能源企业,主要于美国德克萨斯州二叠纪盆地开展业务。

资料显示,新潮能源2014年启动新的发展战略,先后收购美国德克萨斯州的Crosby郡的常规油田、Howard和Borden郡的页岩油藏资产,并于2016年底完成境内房地产、建筑、电缆、纺织等传统产业的剥离,成为一个总部位于境内,业务立足北美的能源企业。

不过,近期来全球油价暴跌带来的一系列影响,加大了该公司业务风险。而新潮能源管理层聚焦页岩油的战略,以及公司股价在二级市场长期以来的低迷,引起了诸多中小股东的不满。

4月16日,国金阳光、金志昌盛、绵阳泰和、上海关山、杭州宏宇五家股东,向山东新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提交了关于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的新增人事提案,要求选举新的董事会及监事会成员。

随后,其他股东向上市公司发送了《关于刘珂不适合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不适合被提名为公司第十一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的议案》。

相关动作将中小股东的不满摆上了台面。

新潮能源近半年股价走势(元/股)

数据来源:同花顺

中小股东的联合“逼宫”,也引起新潮能源管理层的强力反击。

4月19日,新潮能源发布公告,以“盖章和用印不全”“印章真实性存疑”以及“金志昌盛提交临时提案的行为的合法性与有效性无法得到支撑与确认,存在重大法律瑕疵”等理由,将以上提案全部否决,决定不予在4月30日新潮能源股东大会上进行审议。

4月30日,新潮能源召开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董事会提名的9名董事候选人,仅有一人落选,包括公司董事长刘珂在内的其余8名原董事成功连任。

从新任董事会成员来看,新潮能源管理层在股东大会上取得了胜利。不过,随之而来的是对新潮能源股东大会合法性的质疑。

5月6日,上交所向新潮能源下发监管函中提到,“有媒体报道称,公司此次股东大会存在拒绝部分股东现场参会等情形”,上交所要求新潮能源说明情况是否属实,同时要求说明股东大会表决程序、表决结果是否有效,以此来保障股东正常行使股东权利。

对此,新潮能源在回复当中表示,公司不存在无故限制或阻挠投资者行使表决权的情形,并表示有部分股东未能参加现场投票因“不符合防疫要求且拒不进行防疫登记,大楼物业未允许其进入”。

页岩油战略成争议焦点

让这场夺权之争走到聚光灯之下的,是管理层与中小股东对于公司战略的分歧。

傅斌在4月18日的发布会上表示,提名股东与新潮能源管理层之间最大最重要的分歧是新潮能源的战略发展方向。

他表示,提名股东认为页岩油不适合中国资本市场,高资本开支、高衰减性的页岩油特性加上新潮能源的资本金不足、历史遗留问题,继续往页岩油发展是“死路一条”。

在发布会上傅斌称,目前新潮能源股东的股权质押债务已经远大于市值,正处在危机的边缘,只有改革才能发展,才能增厚业绩,才能分红,才能化解上市公司、股东及各金融机构的风险。

傅斌在这次发布会上的言论,让新潮能源管理层难以忍受,因此后者决定进行起诉。根据相关诉求,新潮能源方面要求傅斌立即停止名誉侵权行为,并在全国性媒体的显著位置上连续30日刊登致歉声明,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500万元。

事实上,抛开页岩油战略,新潮能源的一些问题也正在暴露。

5月7日,新潮能源发布公告披露,其于近日收到哈密市伊州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2018年5月,因相关诉讼纠纷,新潮能源多个账户被哈密市伊州区人民法院冻结。

此外,因涉及恒天中岩与正和兴业、唐万新合同纠纷一案,新潮能源被申请追加为被告,涉案金额约6.77亿元,公司多个银行账户亦被冻结。在此前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新潮能源表示,诉讼所涉及担保未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现任董事会在收到应诉通知书前对该担保不知情,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同时,针对“2018年3月9日使用募集资金6.5亿元临时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9年末仍未未归还”一事,新潮能源表示“已于2018年12月就前期的对外投资损失以及前任管理层的失职向公安部门进行报案处理”。

分析人士认为,面对种种“历史遗留问题”以及油价下跌带来的冲击,新潮能源的股价持续不振大概率会引来中小股东更多的反抗。与此同时,现任管理层的强硬态度,势必会让“控制权争夺”的戏码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