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能源(600777.CN)

新潮能源控制权之争再添新剧情 国通信托意外登场或有隐情

时间:20-05-05 19:12    来源:金融界

2020年4月30日,上市公司新潮能源(600777)的年度股东大会终于落下了帷幕,从新潮能源发布的公告来看,约持有57.6%股份的股东参与了本次投票,现任管理层最终获得了其中59.60%支持,成功连任。一直因资金来源、工作背景以及合资持股等与“德隆系”密切相关而被外界视为“德隆系”代表的“提案股东”被宣告偷袭失败。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控制权争夺中,新潮能源绝大多数的机构股东均参加了投票,有支持现任管理层的,也有对所谓的“德隆系”代表表示亲近的。无论选择哪一方,有对逻辑、常识的理解,有对团队、行业的认知,也有对法律、风险的评估,究其根本,是在商业利益驱使下的决策。但是,其中有一家叫“宁波吉彤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机构股东的在此次事件中的前后态度和操作方式却令记者大跌眼镜。

根据企查查所列信息,宁波吉彤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杭州微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有限合伙人为大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

根据新潮能源于2017年6月24日发布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修订稿)》所载,大业信托的资金全部来源于国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原名“方正东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和国储汇金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合计出资119,680万元:

同样,根据该《重组报告书》,宁波吉彤的出资全部来源于有限合伙人:

正因如此,对宁波吉彤合计出资占100%的两位出资人国通信托和国储汇金对宁波吉彤的决策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据熟悉新潮能源的人士透露,股东大会召开前夕,国通信托和国储汇金曾分别向新潮能源致函,表示支持现任管理层,要求董事会保持稳定以应对国际油价的巨幅下跌所带来的行业震荡。对此,记者试图查阅新潮能源近期的公告,却未发现新潮能源对此进行过公开披露。

但诡异的是,在新潮能源年度股东大会召开的前一天,即4月29日下午,坊间却流传出两份国通信托函告大业信托的扫描文件及一份函告杭州微米的扫描文件,文件落款日期为4月29日,并加盖有国通信托公章。两份给大业信托的文件措辞严厉,一再强调并严重警告大业信托,要求其支持杭州微米投反对票,给杭州微米的文件则明令后者对股东大会议案投反对票。据悉,大业信托因收到第三方匿名邮箱发送上述文件扫描件而获悉此事,并试图电话联系国通信托,要求确认该等函件的真实性,却被告知是国通信托董事长个人的意见,而非集体决策的结果,相关文件在盖章前未经常规的审批程序和审批授权。而在文件盖章后,又第一时间通过匿名邮箱、通过陌生人短信彩信方式将函件扫描件群发给新潮能源若干股东,似乎也印证了上述人员的说法。

为何国通信托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态度大相径庭,从支持现任管理层转而为“德隆系”摇旗呐喊?个中原因,市场中人众说纷纭。记者从其他诸多机构股东处得知,自四月份以来就纷纷接到“提案股东”代表的骚扰电话,或威胁,或许以重利。有相当一部分原准备投赞成票的股东,因不堪其扰,最终未参与此次投票表决。也有极少数股东面对利诱,临场改变了投票意向。但作为一个专业的国有金融机构,竟然将盖章函件在通过官方途径通知、送达前,将其扫描件以匿名邮件、陌生人短信彩信的方式,在股东大会前对新潮能源的主要持股股东广泛公开表达投反对票意向,不禁让市场侧目。而更为戏剧化的是,部分第一时间发送匿名邮件的邮箱,竟与前期代表“提案股东”将“提案材料”发送给各大股东的邮箱相同。这不仅让人产生疑问,“提案股东”是通过什么渠道在材料未获公开前,第一时间取得其扫描件?从何时起“德隆系”与国通信托产生了关联?

据一位新潮能源机构股东透露,此次投票除宁波吉彤外,主要机构股东的投票基本与预期相符。新潮能源主要的持股股东中,大型金融机构为持有人或受益人的,很少会有冲动的决策,在投票前会充分评估现有管理层业绩表现,与德隆系的对立关系,以及管理层变更对上市公司的影响等多方面因素。最终,参与投票的金融机构股东,基本都对上市公司投出了赞成票。国通信托的意外之举,让其成为了唯一一个下达指令站在资本市场臭名昭著的“德隆”系一边的金融机构,也成为了唯一一个站在众多金融同行对立面的“另类”金融机构。

据了解,在宁波吉彤投资新潮能源过程中,杭州微米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先是出资千分之二点五,然后全额抽逃其出资,最后分文未出。在其后的经营管理过程中,杭州微米又单方面破坏与国通信托、大业信托等两家金融机构的三方协议,私下补刻共管的章证照并篡改证券网络密码。对于上述严重违约违规行为,大业信托已通知杭州微米对其追责除名。但国通信托不仅不追究杭州微米的相关责任,不抓紧处理因此而给金融机构、国有资产带来的风险隐患,反而突然不走正常程序发函,措辞严厉地要求同为金融机构的大业信托取消因履行职责而对杭州微米采取的追责措施,并明确指令杭州微米用私下补刻的公章篡改的网络密码去协助“德隆系”复辟,去投票否决包括年度报告、企业对外融资担保等议案在内的上市公司全部议案,这真令人匪夷所思。“此奇葩事情,让我们在整个同行业内和资本市场上颜面扫地。”多位国通信托的内部人士无奈叹息。

另悉,国通信托现任董事长冯鹏熙于三年前开始履职,在业界以精明著称。对于是否参与此次投票,国通信托内部决策时曾达成共识,也的确出现过前文所述的发函表示支持现任管理层一事。但在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召开前夜,冯董事长罔顾国有资产安全隐患,以一己之力否决集体决策的决定,不惜站在所有参与的金融机构的对立面,以突破程序正义的方式来匆忙表达投反对票的个人意见,并以非常规的方式在“德隆系”配合下将相关信息广而告之,不仅与业界评价大相径庭,也引来一片“事出反常必有妖”的广泛质疑。

资本市场曾经流传这么一句话:德隆过处,片叶不生。但是记者看来,这个魔咒至少被新潮能源打破了。与德隆系曾经染指的多家或ST、或暂停上市的公司相比,新潮能源是幸运的,正因如此,新潮能源也成了“德隆系”疯狂反扑的对象,从这方面讲,新潮能源又是不幸的。从某种意义上讲,所有的不合理又都是合理的。

新潮能源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已告一段落,但围绕公司控制权的攻防之战却远未停歇。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尽管近期“德隆系”再次遭立案调查的传言已让“德隆系”的外部同盟呈土崩瓦解之势,但国通信托的意外登场无疑给这场战争增加了不确定性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