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能源(600777.CN)

新潮能源再陷'罗生门':小股东涉嫌滥用提案权遭否决

时间:20-04-21 21:56    来源:金融界

新潮能源(600777)的内部矛盾正在升级。

随着部分中小股东提交临时提案、喊话管理层、起诉董事会等一连串动作,新潮能源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成为监管和舆论关注的焦点。

4月18日,新潮能源部分股东召开“股东提案记者发布会”。会议上,中小股东代表向媒体介绍了前期提案情况,并指控新潮能源管理层拒收部分股东提案。随后,多家与会媒体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4月19日晚间,上交所就上述事项向新潮能源下发了监管工作函。一方面上交所督促新潮能源董事会根据相关规则,审慎、妥善处理相关股东提请增加临时提案事项。另一方面,也指出,(中小股东)对公司目前治理决策有异议的,应当通过合法、有效的渠道理性表达诉求,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和其他股东利益,不得不当影响公司正常经营运作。

据了解,由于对公司战略发展方向存在重大分歧,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新潮能源部分中小股东欲争夺公司控制权,多次与管理层矛盾激化。中小股东认为新潮能源董事会肆意剥夺中小股东的提案权。新潮能源则认为提案的中小股东滥用股东权利,不能代表公司广大股东行使提案。双方各执一词,看似各有道理。但事情的是非曲直究竟如何?作为投资者,仍需要从理性的角度审视和梳理事件的脉络。

资料显示,最近的一次冲突发生于2019年7月,10家股东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提案罢免刘珂等现任董事。根据《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公司章程》等相关规定,“单独或合计持有公司10%以上股份的股东才有权向董事会请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并应当以书面形式向董事会提出。”然而新潮能源在对这些提案股东及相关利益方致函确认后,却发现提案的中小股东深圳市金志昌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金志昌盛”)有未按照法律程序擅自提案的情况存在。最后10家股东因金志昌盛的提案合法性存疑,难以达到10%的合计持股,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提议被驳回。随后,新潮能源对此情况予以公告。

引人注意的是,此次提交临时议案的股东之一金志昌盛,再次因提案合规性而受到新潮能源质疑。据金志昌盛4月17日《关于股东提请增加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临时提案的公告》的回复意见(以下称“《回复意见》”)称,“金志昌盛兼受宁波国金阳光股权投资中心(以下称“宁波国金阳光”)委托提交议案,但新潮能源在16日《临时提案公告》中却将最为关键和重要的‘受宁波国金阳光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委托’一文删去。”

为何金志昌盛强调“最为关键和重要”?因为《临时提案公告》中提到的4家提案股东:金志昌盛、绵阳泰合股权投资中心、上海关山投资管理中心、杭州鸿裕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四家股东仅合计持有新潮能源3.64%的股份。而金志昌盛认为,议案股东还应包括宁波国金阳光。宁波国金阳光持有新潮能源6.38%的股份,持股数额相当可观。若能达到10.02%的合计持股份额,则意味着更大的话语权。

金志昌盛声称受宁波国金阳光委托进行提案,那么宁波国金阳光是否具有提案权?根据宁波国金阳光于2015年12月14日作为乙方签署的《烟台新潮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约定,“各方一致同意,本次交易完成后,乙方在持有新潮实业发行股份期间将不向新潮实业提名董事、监事候选人”,承诺期限为在成为公司股东期间。新潮能源认为,根据宁波阳光国金签署的约定,其无权再提名董事及监事候选人。因此,宁波国金放弃提名权之后,又将其已放弃的提名权再行授予或委托金志昌盛行使是无效的。因而出现了新潮能源16日《临时提案公告》所述4家股东提案,而不是金志昌盛所指的5家提案股东。

除此之外,据新潮能源19日公告,因金志昌盛的不合法、不合规行为,4家股东的提案也被新潮能源依法驳回。

在查阅新潮能源4月19日晚出具的律师函以及新潮能源2019年7月针对上述“10家股东申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出具的律师函之后,发现金志昌盛在提案时发生了相似的情况,即在金志昌盛大股东已将所有股权全部质押的情况下,金志昌盛未遵守与质押方的约定,在未提前告知质押方的情况下进行提案。

资料显示,金志昌盛的大股东深圳金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金志昌盛51%股权)和梁丽娟(持有金志昌盛49%股权)已将所持有的金志昌盛全部股权质押给奥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称“奥康投资”)。

根据新潮能源提供的奥康投资给公司的3份函件所述,奥康投资与金志昌盛及其股东签署的相关协议中约定:1、奥康投资有权且己经指定相关主体履行对金志昌盛日常经营的监管;2.奥康投资有权且己经指定相关主体对金志昌盛“章证照”原件实施共同管理;3,金志昌盛在进行重大事项决策前应提前7个工作日书面通知奥康投资,并取得奥康投资书面同意后方可实施。但是据奥康投资称,截至4月17日,其并未收到金志昌盛有关“参与签署《临时提案》的通知”。

根据《公司章程》第五十三条定,“公司召开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以及单独或者合并持有公司3%以上股份的股东,有权向公司提出提案。”金志昌盛持有新潮能源1.77%的股份。金志昌盛等4家提案股东合计持有新潮能源3.64%的股份。金志昌盛竟然无视2019年7月提案时存在的瑕疵,再一次擅自提案。而新潮能源在依法驳回金志昌盛等股东提案后,为什么这几家股东没有采取有理有据的法律程序进行博弈,反而急着向媒体控诉新潮能源董事会剥夺股东提案权?

在18日的记者发布会上,金志昌盛等股东宣称已向新潮能源提起诉讼。但据观察,这一行为更像是一场“作秀表演”。新潮能源称于17日收到一份“起诉文书”,但文书上既没有加盖公章,所起诉事项也是针对尚未召开的“第十届董事会第(空白)次临时会议决议”。而且据法院工作人员答复称:此次送达只是履行诉前调解程序,并非立案。

据新潮能源公告,除了16日金志昌盛等4家股东递交董事会换届提名人选,新潮能源还于17日收到了部分中小股东要求“罢免”刘珂及刘斌的董事(董事长)职务的提案。可见,金志昌盛等中小股东这次决心非常大,非要将现任董事会拉下马不可。

针对这一二次提案,新潮能源也依据法规予以否决,并公告了原因。据公告,董事会否决理由为,提案要求罢免刘珂、刘斌,但董事会任期届满即将在股东大会中进行换届,无需单独议案;而且,董事会已提交公司2019年度股东大会的《关于选举第十一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议案》已事实上涵盖了刘珂及刘斌是否担任公司董事职务的审议事项;提案也不属于《公司法》及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公司章程规定的股东大会的职权范围;另外,该临时提案与已提交公司2019年度股东大会的《关于选举第十一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议案》产生互斥,即针对同一事项提出不同的提案。

保护中小股东的权益是保护市场信心和市场稳定的基础,保护中小股东的提案权更是上市公司义不容辞的责任。

更何况新潮能源的股权结构非常特殊,其几乎全部由中小股东构成,不存在占绝对优势的大股东。在很多重大历史问题上,新潮能源的最终走向都是由中小股东投票结果决定的。因而,究竟哪些股东能够代表广大中小股东行使提案权,是更加需要审慎考虑的。

纵观近期事件,金志昌盛等中小股东与新潮能源董事会的主要矛盾点都集中于提案权界定上。

客观来说,新潮能源董事会对提案股东资格的确认有理有据,也符合法律法规程序,履行了上市公司应尽的职责。金志昌盛等股东声称中小股东具有不可侵犯的提案权利,也完全合理。

但是,公司的治理仍需要建立在法律法规之上。既然金志昌盛已经与宁波国金阳光、奥康投资等公司签署相关约束性规定,就应该尊重和履行约定。通过媒体等手段,确实可以引发公众关注和监管重视。但公众和监管也需要还原事件真相才能做出最终判断。

截至发稿,金志昌盛等股东和新潮能源已经各自就此事发布了一系列回应和公告。在双方都提供了详细的相关材料之后,相信监管和公众会最终给出公允的评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