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能源(600777.CN)

糊涂账?新潮能源再给股民朋友缕一缕 那些被冤枉的白酒生意

时间:20-04-14 11:50    来源:金融界

2019年二季度以来,新潮能源(600777)的业绩节节攀升。 2019年实现全年盈利超10亿,同比增长79.37%。

然而,对于新潮能源管理层而言, 2018年中旬上任以来的日子却并不顺遂。一方面,国际油价持续动荡,提升业绩已属不易。另一方面,针对刘珂及新潮能源管理层的质疑声音不时出现,他们不得不一再对质疑做出澄清。

2019年7月,10家股东以“白酒业务涉嫌关联交易”等事宜为由,提请召开股东大会罢免董事长刘珂等五名董事和一名监事。新潮能源对此发布公告予以澄清。质疑声随后偃旗息鼓,不了了之。可是近日,又有矛头再次指向新潮能源的白酒生意和刘珂,认为白酒生意是一笔“糊涂账”,董事长刘珂“负面缠身”,且始终“默不作声”。

那么,事实情况究竟如何呢?

跨界白酒生意?只是度过难关的权宜之计。

质疑的媒体文章提到“一直从事能源的公司,已经跨界到了白酒”。事实上,作为一家油气类上市公司,白酒业务并非新潮能源主营,只是其度过难关的权宜之计罢了。不过,该业务却最终为新潮能源创造了可观利润,更在关键时期缓解了其国内管理费用支出的压力。

受前任管理层肆意妄为所累,新潮能源曾一度陷入诸多银行账户因涉诉而被司法冻结、

境内业务空心化、融资渠道因诉讼而中断的窘境。在境内资金即将弹尽粮绝的情况下,新潮能源于2018年7月将募集资金专户中剩余的 2.52 亿元用作暂时补充流动资金,并转至其子公司上海新潮账户(2019 年 7 月,前述暂时补充流动资金的 2.52 亿元到期,新潮能源以自有资金将该笔款项归集至募集资金专户),试图以此度过难关。

为了盈利创收,新潮能源在反复斟酌论证后,决定由上海新潮将部分前述资金用于开展高端白酒的贸易业务。2018 年 8 月起,上海新潮与上海尊驾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上海尊驾酒业”)签署供货合同等贸易合作协议,双方按照市场价格确定茅台股份“飞天茅台酒”的采购价格,约定由上海新潮向上海尊驾酒业采购茅台酒提货单,并向其预付约1.55亿元。

彼时,新潮能源正处在敏感时期。这笔巨额业务投资自然引起了上交所的关注。不过,经多方核查,该交易完全合法合规,不存在值得质疑的地方。后又经证监局、证监会深圳专员办、会计师事务所等现场核查及确认。最终认定,2019年新潮能源酒类业务销售共计 17,723 万元,实现业务利润 2,167 万元,取得现金净流入约 4,600 万元,年度录得净收益率为 13%。

关联交易?从前没有,现在也不会!

2019年7月就曾有股东质疑,董事长刘珂与上海尊驾酒业存在关联关系。新潮能源当即在2019年7月25日的《关于媒体报道的澄清公告》中做出澄清,指出“刘珂未直接或间接投资上海尊驾酒业,未在上海尊驾酒业及/或其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其他企业担任任何职务,与上海尊驾酒业及其实际控制人、及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其他企业不存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等规范性文件规定的关联关系。”公告发出后,质疑者未能提出进一步的反驳证据,于是作罢。

不过最近,质疑者又换了一个方向,转而指控:上海新潮这批白酒的买家之一——上海颜伊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颜伊”)与上海尊驾酒业、新潮能源存在关联关系。据质疑报道称“上海颜依的准册地址,与上海尊驾子公司及唯一股东的注册地址十分接近。”但是经记者查证,上海尊驾酒业的注册所在地为上海市闵行区颛桥镇光华路 145 号第 4 幢第 2层。上海颜伊的注册地“上海市酒类功能区”系上海市与商务部合作的酒类功能集聚区,周边集中注册有 100 余家酒类贸易企业。 注册地点并不能证明两家企业存在关联关系。

此外,该报道还称“新潮能源在这家公司(上海颜伊)中尚有250万应收账款”,进而暗示新潮能源与其存在关联关系。而据新潮能源方面回应,该款项有对应的预收款项作为保证,公司不存在任何可能导致计提坏账的风险。而且,该笔应收款已于2020 年 2 月正常回收。因而,这两家企业的关联关系似乎也不成立。

据此,新潮能源方面再次向媒体重申道:“这次的白酒交易以前不存在关联关系,现在也不会存在任何关联关系,请投资者放心。”

不分红?公司被掏空后的无奈之举……

自1996年上市起,新潮能源仅分红8次。这的确令一些股民有所抱怨。但回顾新潮能源的发展历史却可以发现,新潮能源的“抠搜”与之前混乱的管理和部分前任掏空行径不无关系。尤其是前一任管理层,更是肆无忌惮地投资、做暗保生意,致使新潮能源母公司账面现金造成了极大损失,以致于使其丧失了短期内分配利润的能力。

现任管理层接手后,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资金短缺。而此时,美国的石油开采业务又到了需要持续投入的关键时期。为解决资金问题,新潮能源美国子公司只能通过发行债券等融资方式取得未来可持续发展所需资金。不过,根据发债协议的限制性条款,该笔资金只能用于石油开采业务。新潮能源短期内仍无法再有多余资金用于分红。

根据近年来的年报数据,美国石油业务发展较为顺利、稳定,且盈利颇丰。如果新潮能源可以保证持续深耕,应该能够很快实现现金流转正,从而达成为股东分红的目标。

波动的股价?他们才是始作俑者!

2018-2019年,前任管理层种下的“恶果”开始集中爆破,各种纠纷、涉诉接踵而至。之前各种“灰色”的遗留问题,也开始显山露水。再加上新潮能源的投资者主要为中小投资者和散户,他们对负面信息尤其敏感。因而每一次负面爆发,新潮能源的股价都会受到影响。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管理层,其职责不仅限于提升公司业绩,也有责任维护公司股价。一年前,刘珂等新任管理层在危难之际,由中小股东授命接任。一年后,在现任管理层的努力下,新潮能源既实现了业绩的高增长,也较好地解决了纠纷、诉讼等阻碍公司发展的风险因素。新潮能源正在逐渐被资本市场认可。

但是,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针对刘珂等管理层的谣言却不时地横空出现。关于“新潮能源内斗”的猜疑,成为悬在股民心头的阴云。业内人士认为,新潮能源管理层的理念还是非常一致的,但部分德隆系股东与现任管理层的经营理念存在差异。

如果经营理念存在差异,有很多合法合规的途径可以实现诉求。然而,刘珂等管理层面对的却是一帮来势汹汹的反对者。他们一开始便以“关联交易”等罪名要求罢免现任管理层。当第一次“弹劾行动”失败,又再次煽动舆论发起二次进攻。尽管新潮能源一再澄清,无奈对方太善于歪曲资料和数据,移花接木、指鹿为马的手法层出不穷。

按照某些支持新潮能源现任管理层的股东的说法,“他们作为上市公司的管理层,一方面需要维护上市公司的正面形象,另一方面又因信息披露合规性的要求而不能畅所欲言,因此只能战战兢兢地解释一遍又一遍,因为他们担心谎言重复一百遍会成为真理。那群别有用心的人,通过造谣的手段妄图达到德隆复辟的目的。他们才是造成股价低迷的始作俑者。我们只能用自己手上的票去抵制资本市场的毒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