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能源(600777.CN)

一人自称为新潮能源副总索赔216万 公司称为委托关系

时间:20-04-13 19:29    来源:中国经济网

新浪财经讯 近日,裁判文书公布一则文书中显示,段某某自称为新潮能源(600777)副总经理与2017年入职,但双方未签订合同。至2018年段某某称因公司更换地址后无出入权限后再维工作,起诉向新潮能源要求各项赔偿及奖金200余万元。但新潮能源方面则坚称双方仅为委托代理关系。

段某某自称于2017年7月10日通过他人介绍入职新潮能源,担任市场开发部副总,工资标准为6万元/月,工作地点为北京市朝阳区安立路80号马哥孛罗大厦。但双方之间未签订劳动合同,工资通过银行转账形式发放。段某某称工作到2018年8月30日,因公司更换办公地点后未给其出入权限,故之后未继续在该公司工作。

段某某主张其在职期间无需记录考勤,其工作内容为负责全国重点区域成品油终端市场开发及拟设公司的筹建,平时工作主要由黄某某、刘某等人安排,但新潮能源自其入职至今从未向其发放过工资,其靠家庭积蓄维持生活,因新潮能源未明确解除其职务,故双方劳动关系仍未解除。

段某某为证明上述主张,提交了印有新潮公司市场开发部副总的名片、《法定代表人授权委托书》、《授权委托书》、《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申请书》、《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信天行企业数字证书申请表》等证据材料。其中,除名片外,其他材料落款处均加盖了新潮公司印章。《授权委托书》中显示,段某某的工作单位为新潮能源,职务经理,公司法定代表人黄万珍授权段某某代表其参加2017年9月27日至2017年11月27日参加够地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活动,代表其签订《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等具有法律意义的文件凭证等。落款日期为2017年9月27日。

新潮能源不认可段某某的上述主张,并称段某某所提交的名片上没有其公司印章等有效性信息,其不能成为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的直接证据。段某某提交的授权委托书、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申请书及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等均不能证明双方具有劳动关系,而恰恰能证明双方是仅具有特定事项的委托代理关系。

段某某曾就本案诉争事项申请劳动仲裁。2019年4月29日,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驳回段某某的仲裁请求。因此,段某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新潮能源1、支付2017年10月1至2018年8月30未签劳动合同的两倍工资差额66万元;2、支付2017年9月1至2018年11月30日工资90万元;3、支付应报销费用20.34万元元;4、支付业绩奖励40万元;共计216.34万元。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综合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加之段某木偶主张在新潮能源长达一年多时间内未向其支付工资,其仅靠个人继续维持生活不符合常理。段某某为就其主张提供有效证据,法院难以支持。因此一审法院驳回段某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段某某不服一审判决结果,上诉继续坚持一审时的诉求。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查明事实与一审无异,且其提供证据不证明存在劳动关系,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法说资本 恢恢)